最新消息
衛教資訊
 
遠離鼾聲,享受無聲有息的睡眠
 
日  期
|
標  題
[2009/11/25]
遠離鼾聲,享受無聲有息的睡眠

遠離鼾聲,享受無聲有息的睡眠
奇美醫院睡眠中心 陳志金主任

網路上流傳著一段影片:一位太太,在先生告別式的演說中,不只沒有哭泣,反而模仿起他睡覺打鼾的樣子,就像早上車子引摰很難發動時,所發出的聲音一樣,學得維妙維肖,逗得在場的親朋好友,泣笑皆非。她說,先生離開時,她記得最清楚的,不是他什麼美好的事,竟然是他這個不完美的小缺點。她呼籲大家要珍惜身邊的另一半,珍惜每個「看似不完美的完美」。
 
影片很感人,告訴大家要包容另一半的不完美;正因為這一點點不完美,而使先生在太太的心目中更加完美。很多太太們,無法像她一樣忍受先生的這個小缺點,因而夫妻分房睡或鬧離婚的大有人在。看了影片後,有些太太可能會想,我是不是要更忍耐、更包容一點,忍受先生這個不完美的小缺點,繼續每晚像是卧在鐡軌上睡覺一樣的忍受先生的鼾聲(的確是有位太太這麼形容的)。
 
我認為,當太太的無須忍受先生的鼾聲,而是要立即幫他尋求治療。因為打鼾」不只是個不完美的小缺點,而可能是一個人罹患心血管疾病、過度疲勞、甚至猝死的原因。大家都以為打鼾的人睡的很酣,只不過會打擾到枕邊人的睡眠而已。其實不然,打鼾」是一個可怕,但是可以治療的疾病 -- 睡眠呼吸中止症,所發出的警訊!體貼的太太,不是要去忍受先生的打鼾聲,而是要說服及陪伴先生接受治療。
 
小時候,我每晚都聽到爸爸在打鼾。長大以後,也不知道自己原來也會打鼾,直到念大學時,室友的抱怨,才半信半疑自己會打鼾。經過一個晚上的「錄音存證」,才接受了「我會打鼾」這個事實。接下來的社交生活,卻是因此而退縮。每晚都要等室友睡了我才敢睡;坐火車、上課、聽演講、或坐飛機時,雖然很想睡,卻都不敢睡,深怕巨大的鼾聲,會被別人投以異樣的眼光。經常必須用力咬手指來驅趕濃烈的睡意(後來才知道,這強烈的睡意是睡眠呼吸中止症帶來的),這時才能體會古人「懸樑刺股」之苦。晚上睡覺也是不斷的翻來覆去、早上起來喉嚨很乾、頭痛、精神不濟和不斷的打瞌睡。更可怕的是半夜經常會被胃酸嗆醒、冒冷汗、心跳加速、感覺被掐脖子、也經常夢到溺水。最可怕的就是被「鬼壓床」的經驗:自己明明已經醒來,但是卻張不開眼睛,全身動彈不得,只能念經求神保佑,驅走鬼怪。這種可怕的經驗幾乎是每晚都發生,也曾懷疑自己是否「卡到陰」,後來才知道那是「睡眠麻痺」,也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狀之一。
 
當上了住院醫師,總是以為自己因為經常值班、睡眠不足,經常打瞌睡是正常的。殊不知打鼾的背後,竟然是睡眠呼吸中止症 ─ 一種在睡覺後會停止呼吸的疾病;而打鼾只不過是呼吸停止的前兆。渾渾噩噩的過了三年的住院醫師生活,在準備內科專科考試時,真的心有餘而力不足,每次拿起書本,就猛打瞌睡,記性也是特別的差。或許是老天可憐我,有一天,讓我從書上念到這個病(當時的教科書,提到睡眠呼吸中止症的,是少之又少),比對起來,症狀真的是一模一樣。當時台大也正要開始做睡眠檢查,於是我就去接受檢查(稱為睡眠多項生理檢查,簡稱PSG)。結果真是令人難以置信:每小時呼吸停止36次(每次皆在10秒鐘以上),最長的是停止46秒!我不會潛水,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閉氣這麼久!每次的呼吸停止,都伴隨著血氧的下降與醒覺(是腦波上顯示的醒覺,並非一般我們所認知的醒覺) 。所以,一個晚上醒來300次!睡眠被切成300段,難怪隔天精神會那麼差。另外,更嚇人的是血氧的下降。身為胸腔科醫師,平時看到病人血氧飽和濃度下降到90%以下時,就已經替他感到擔心了。看了睡眠檢查報告,才儍眼,自己的血氧,居然可以低到76%。一個晚上反覆的缺氧,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!
 
找出了這個病因之後,我就開始接受連續正壓呼吸器(CPAP)的治療。這是一台像電話般大小的機器,再配戴上鼻罩,利用連續的氣流,形成一個無形的支架,維持呼吸道的通暢。有人第一個晚上戴上,隔天起來的感覺是:”我一輩子從來沒睡過這麼好!”我則是花了一個星期,適應了這台機器。到現在,已經戴了7年了,無論是出國開會、旅行、值班、午睡,甚至是渡蜜月時,都戴著。生活從此有了很大的改變:睡眠時的難過症狀都消失了,白天精神也改善了。
過去,每晚我都會先幫太太塞耳塞,等她睡著以後,我才敢入睡,就像在唱江蕙的“家後”一樣:「等待暗冥的時陣若到,我會讓你先睏,因為我會嘸甘,放你,為我睏未著。」不過,現在,CPAP一戴,我們都能同時入睡了。(不過,要親熱,當然是在戴CPAP以前比較方便)
 
有些太太會擔心,機器會不會太吵?其實,CPAP機器發出的聲音,比冷氣或風扇的聲音還要小聲,當然比起鼾聲,是清靜太多了。有時候,我會忘了戴,而不小心睡著了,太太都會把我叫起來,讓我戴上CPAP才睡。不過,也有一位同事,因為太太看他戴CPAP的樣子很可怕,而拒絕與他同床,他也因而放棄治療,這是非常可惜的。太太的支持,是治療成功與否的關鍵。無法忍受CPAP治療的患者,還可以考慮手術或止鼾牙套的治療。
自己花了好幾年,才找出問題所在,所幸獲得不錯的治療。而放眼國內,對打鼾與睡眠呼吸止症的認識還很少,於是我在5年前,成立了「睡眠論壇」,為一般民眾解答有關睡眠的問題。如今,也在院方大力的支持之下,成立了「睡眠中心」和「打鼾與睡眠障礙門診」,希望能為院內同仁及台南鄉親解決打鼾的問題。目前院內有數位同事,己經在使用CPAP,未來就可以成立一個「打鼾俱樂部」或者叫做「大象俱樂部」(因為CPAP的鼻罩,戴起來,還真的蠻像是大象的)。
 
「鼾聲如雷,傷的是誰?」,絕對不只是枕邊人而已,傷的最重的,其實是本人,應該儘快就醫,讓夫妻倆都能「遠離鼾聲,享受無聲有息的睡眠。」
 
 
諮詢電話:06-2812811分機57531
或分機53541~53543
電子信箱:sleep@mail.chimei.org.tw
打鼾俱樂部網址: http://ezsleep.tw
 
奇美醫院睡眠中心

 

遠離鼾聲,享受無聲有息的睡眠

 

奇美醫院院址:台南市永康區中華 路901號/電話:(06)281-2811
更新時間:2019-09-17   網站維護:劉如偵
Copyright ©2009 Chimei. All right reserved.Designed by E-Show
關於我們 最新消息 健康檢查中心 醫學美容中心 睡眠中心 婦女保健中心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