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 
远离鼾声,享受无声有息的睡眠
 
日  期
|
标  题
[2009/11/25]
远离鼾声,享受无声有息的睡眠

远离鼾声,享受无声有息的睡眠
奇美医院睡眠中心陈志金主任
  网路上流传着一段影片:一位太太,在先生告别式的演说中,不只没有哭泣,反而模仿起他睡觉打鼾的样子,就像早上车子引摰很难发动时,所发出的声音一样,学得维妙维肖,逗得在场的亲朋好友,泣笑皆非。  她说,先生离开时,她记得最清楚的,不是他什么美好的事,竟然是他这个不完美的小缺点。 她呼吁大家要珍惜身边的另一半,珍惜每个「看似不完美的完美」。
   影片很感人,告诉大家要包容另一半的不完美;正因为这一点点不完美,而使先生在太太的心目中更加完美。  很多太太们,无法像她一样忍受先生的这个小缺点,因而夫妻分房睡或闹离婚的大有人在。  看了影片后,有些太太可能会想,我是不是要更忍耐、更包容一点,忍受先生这个不完美的小缺点,继续每晚像是卧在鐡轨上睡觉一样的忍受先生的鼾声(的确是有位太太这么形容的)。
 
我认为,当太太的无须忍受先生的鼾声,而是要立即帮他寻求治疗。  因为 「打鼾」不只是个不完美的小缺点,而可能是一个人罹患心血管疾病、过度疲劳、甚至猝死的原因 大家都以為打鼾的人睡的很酣,只不過會打擾到枕邊人的睡眠而已。 大家都以为打鼾的人睡的很酣,只不过会打扰到枕边人的睡眠而已。 其实不然, 「打鼾」是一个可怕,但是可以治疗的疾病--睡眠呼吸中止症,所发出的警讯!  体贴的太太,不是要去忍受先生的打鼾声,而是要说服及陪伴先生接受治疗。
 小时候,我每晚都听到爸爸在打鼾。 长大以后,也不知道自己原来也会打鼾,直到念大学时,室友的抱怨,才半信半疑自己会打鼾。 经过一个晚上的「录音存证」,才接受了「我会打鼾」这个事实。 接下来的社交生活,却是因此而退缩。 每晚都要等室友睡了我才敢睡;坐火车、上课、听演讲、或坐飞机时,虽然很想睡,却都不敢睡,深怕巨大的鼾声,会被别人投以异样的眼光。 经常必须用力咬手指来驱赶浓烈的睡意(后来才知道,这强烈的睡意是睡眠呼吸中止症带来的),这时才能体会古人「悬梁刺股」之苦。晚上睡觉也是不断的翻来覆去、早上起来喉咙很干、头痛、精神不济和不断的打瞌睡。  更可怕的是半夜经常会被胃酸呛醒、冒冷汗、心跳加速、感觉被掐脖子、也经常梦到溺水。最可怕的就是被「鬼压床」的经验:自己明明已经醒来,但是却张不开眼睛,全身动弹不得,只能念经求神保佑,驱走鬼怪。 这种可怕的经验几乎是每晚都发生,也曾怀疑自己是否「卡到阴」,后来才知道那是「睡眠麻痹」,也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状之一。
 
 当上了住院医师,总是以为自己因为经常值班、睡眠不足,经常打瞌睡是正常的。殊不知 打鼾的背后,竟然是睡眠呼吸中止症─一种在睡觉后会停止呼吸的疾病;而打鼾只不过是呼吸停止的前兆。 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年的住院医师生活,在准备内科专科考试时,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,每次拿起书本,就猛打瞌睡,记性也是特别的差。  或许是老天可怜我,有一天,让我从书上念到这个病(当时的教科书,提到睡眠呼吸中止症的,是少之又少),比对起来,症状真的是一模一样。 当时台大也正要开始做睡眠检查,于是我就去接受检查(称为睡眠多项生理检查,简称PSG)。结果真是令人难以置信:每小时呼吸停止36次(每次皆在10秒钟以上),最长的是停止46秒!  我不会潜水,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闭气这么久! 次的呼吸停止,都伴随着血氧的下降与醒觉(是脑波上显示的醒觉,并非一般我们所认知的醒觉) 。 所以,一个晚上醒来300次! 睡眠被切成300段,难怪隔天精神会那么差。 另外,更吓人的是血氧的下降。  身为胸腔科医师,平时看到病人血氧饱和浓度下降到90%以下时,就已经替他感到担心了。 看了睡眠检查报告,才傻眼,自己的血氧,居然可以低到76%。  一个晚上反覆的缺氧,脑细胞不知道死了多少!
 
找出了这个病因之后,我就开始接受连续正压呼吸器( CPAP )的治疗。 这是一台像电话般大小的机器,再配戴上鼻罩,利用连续的气流,形成一个无形的支架,维持呼吸道的通畅。 有人第一个晚上戴上,隔天起来的感觉是:”我一辈子从来没睡过这么好!”我则是花了一个星期,适应了这台机器。 到现在,已经戴了7年了,无论是出国开会、旅行、值班、午睡,甚至是渡蜜月时,都戴着。 生活从此有了很大的改变:睡眠时的难过症状都消失了,白天精神也改善了。
 过去,每晚我都会先帮太太塞耳塞,等她睡着以后,我才敢入睡,就像在唱江蕙的“家后”一样:「等待暗冥的时阵若到,我会让你先困,因为我会呒甘,放你,为我困未着。」不过,现在, CPAP一戴,我们都能同时入睡了。 (不过,要亲热,当然是在戴CPAP以前比较方便)
 
有些太太会担心,机器会不会太吵?  其实, CPAP机器发出的声音,比冷气或风扇的声音还要小声,当然比起鼾声,是清静太多了。有时候,我会忘了戴,而不小心睡着了,太太都会把我叫起来,让我戴上CPAP才睡。 不过,也有一位同事,因为太太看他戴CPAP的样子很可怕,而拒绝与他同床,他也因而放弃治疗,这是非常可惜的。 太太的支持,是治疗成功与否的关键。  无法忍受CPAP治疗的患者,还可以考虑手术或止鼾牙套的治疗。
自己花了好几年,才找出问题所在,所幸获得不错的治疗。  而放眼国内,对打鼾与睡眠呼吸止症的认识还很少,于是我在5年前,成立了「睡眠论坛」,为一般民众解答有关睡眠的问题。 如今,也在院方大力的支持之下,成立了「睡眠中心」和「打鼾与睡眠障碍门诊」,希望能为院内同仁及台南乡亲解决打鼾的问题。 目前院内有数位同事,己经在使用CPAP ,未来就可以成立一个「打鼾俱乐部」或者叫做「大象俱乐部」(因为CPAP的鼻罩,戴起来,还真的蛮像是大象的)。
 
 「鼾声如雷,伤的是谁?」,绝对不只是枕边人而已,伤的最重的,其实是本人,应该尽快就医,让夫妻俩都能「远离鼾声,享受无声有息的睡眠。」
 
 
咨询电话: 06-2812811分机57531
或分机53541~53543
电子信箱: sleep@mail.chimei.org.tw
打鼾俱乐部网址: http://ezsleep.tw
 
奇美医院睡眠中心

 

 

远离鼾声,享受无声有息的睡眠

 


 

奇美医院院址:台南市永康区中华 路901号/电话:(06)281-2811   柳营奇美医院院址:台南市柳营区太康里太康201号/电话:(06)6226999
更新时间:2019-09-17
Copyright ©2009 Chimei. All right reserved.Designed by E-Show
关于我们 最新消息 健康检查中心 医学美容中心 睡眠中心 妇女保健中心 联络我们 网站地图